夜绿宿

生而为人,活而为虫

为什么挖掘自我那么难?难到想弃生。

为什么有时候那么想弃生?心情决堤到眼泪要涌出来,想放弃一切。路过商店时候瞄了柜台的香烟,想看看有没有万宝路,后来想了下抽烟还是不好吧?但是又好想抽,又想了下等下还要去朋友那里,带走我捡回来的猫,然后还要给它洗澡吹干净,想想还是不抽了。但是心情为什么那么压抑?我以为可以像个乐观或者稍微不压抑的人一样了,可是有时候又突然地难受起来。我的生活一切OK,正常吃饭正常工作正常玩,但是为什么觉得自己还是不开心,想了下都没有什么能让自己心情高涨,上一次的心情高涨是什么时候我忘了。真想躺在有风的云中,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不去思考,就那样躺到生命结束,是什么时候结束我也不想知道。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哭起来了?我并没有特别悲伤的事情啊?真是难受。不过还要洗澡睡觉赚钱。
前几日傍晚的云,红光烧边。
2017.10.9.23.13.

是个成年人的年龄,会碰上成年人是事情,但是好无聊,非常无聊。

拍摄的蓝→
最近开始正式接触商业化,可以贴可以扣可以描,只要达到效果,怎么干都行,无所谓过程。画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,顶多只能算不让手生去运动。
会有一些人围着你给你各种指点,说要加上一句其实我也不太懂啦然后又继续说上两句才结束。
没有对比,没有竞争,没有真正的指点。只是坐在那里动动手去拿起笔画,没有创意没有可以激活大脑的细胞跳跃,就像流水线一样。那种工厂流水线劳累身体麻木意志,这种也差不多了。
不过,也不是每第一块踏板都是那么稳。
2017.6.15.1.29.

屎一样的自由去死吧

听你的歌真是令我非常舒服放松——

听了大半夜冈崎律子的歌,真是有安慰人心灵的声音啊——
大概好多天没出门,就今天出门拿了个快递,每天窝着做毕设,每天两餐外卖或者他人打包度过,连续几夜是凌晨三四点才躺下睡,然后躺倒11.12点起床,玩下游戏或者其他又反复地继续毕设,过程又疲惫痛苦又开心愉悦。这种深夜专注画画的状态很喜欢,就是需要一边担忧着熬夜会带给我一些很不亮的影响,尤其身体方面。每次被问起几点睡啊的时候总是敷衍说没多晚啊,不记得了啊,真是愧疚。又比之前多了一丝丝的进步吧?但是真的很慢啊——懒惰真的进步很慢!
2017.4.17.3.13.

我到底需要什么?

希望这是我人生里最无聊最无用最烂最恶心的日子,以后这样的日子还是别再见了。像一只虫一样地蠕动,虫都比我充满希望,至少看起来是。有事做不想去做,眼睛看一切都很朦胧,就像这个阴闷的天一样,脑子像没意识一样,脑子不会动了,每日醒来只想继续睡下去,去做梦,这种感觉就像在等死一样,就像已经对一切都失去了希望的重病患者一样,每日看着时间在走,然后突然有天你看不了了,但时间还在走,发现世界一直在走,只有你看不到了,真是让活死人我难受。
可能会突然有脉搏,会跳的激烈,会突然对生活充满无限希望,但是也会突然跌下去,猛然地!像乐器上的弦,如果有人拨动它,它才会有回声;但大多数时候是像个僵尸一样,死气重重的,只想回棺材躺着,谁也别打扰我。对,就是那样。
2017.4.6.19:50.死尸绿

不了言实具体的这种感觉又漂亮又煽情又让人具有前进的动力,有一个喜欢的人真的非常好,无关情爱,是仰慕,想一点点接近他,想变得与他一样美好,这是我对偶像的理解吧——给你无限大前进的动力,无论你处在什么困境烂坑,听一首他的歌就好了。